在亚马孙遇难,巴西原住民专家为何成为“高危职业”?

当地时间6月18日,巴西警方表示,英国记者唐·菲利普斯和巴西原住民事务专家布鲁诺·阿劳霍·佩雷拉被杀一案的第三位嫌疑人被捕。

  当地时间6月18日,巴西警方表示,英国记者唐·菲利普斯和巴西原住民事务专家布鲁诺·阿劳霍·佩雷拉被杀一案的第三位嫌疑人被捕。

  两周前,菲利普斯和佩雷拉在巴西亚马孙州偏远地带失踪,现尸骸已被找到。尸检报告显示,两人被枪杀,犯罪嫌疑人使用了“带有典型狩猎弹药的枪支”。警方声明指出,菲利普斯胸部中弹,佩雷拉腹部和头部中弹。

案件或牵涉“强大的犯罪组织”

  据警方消息,该嫌疑人名为杰斐逊·达席尔瓦·利马。他已向巴西亚马孙州北阿塔拉亚市当地警察局自首,之后将被羁押参加听证会。

在亚马孙遇难,巴西原住民专家为何成为“高危职业”?

  此前已有两位嫌疑人被捕:阿马里尔多·奥利维拉(人称佩拉多,为当地渔民)和奥赛尼·德·奥利维拉(人称多斯桑托斯),二人为兄弟关系。

  当地时间2022年6月15日,巴西亚马孙州,警察押送嫌犯之一奥赛尼·德·奥利维拉。图/IC photo

  据《纽约邮报》报道,佩拉多于6月10日被捕,而多斯桑托斯被视为此案的主要嫌疑人,被捕前称警方一直在折磨佩拉多,试图迫使他认罪。6月14日,佩拉多承认杀害二人,而据BBC报道,多斯桑托斯否认参与该案件。

  这些天以来,两位遇难者的尸体残骸陆续被找到。

  佩拉多认罪后,阐述犯罪细节并带着警方前往埋尸地点。据警方当地时间6月18日声明,他们在北阿塔拉亚市找到的尸体残骸为佩雷拉遗体,前一天,警方也确认已找到菲利普斯遗体。

  巴西警方表示,他们不认为嫌疑人背后牵系着更大的犯罪团体,这与当地原住民观点相左。

在亚马孙遇难,巴西原住民专家为何成为“高危职业”?

  参与搜救调查工作的查瓦利河谷原住民协会表示,佩雷拉和菲利普斯显然遇到了一个强大的犯罪团体,该团体还在调查期间不惜一切代价掩盖犯罪痕迹。

  当地时间6月15日,巴西亚马孙州,巴西警方抬着装有遇难者尸体的袋子。图/IC photo

  菲利普斯与佩雷拉于6月5日失踪,最后一次出现时,他们坐在巴西伊塔凯河(Itaquai river)的一艘船上,接近查瓦利河谷原住民领土的入口。

  据悉,菲利普斯和佩雷拉失踪时正在亚马孙州的查瓦利河谷采访原住民,两人均关注当地生态环境保护、原住民权益保护等议题。查瓦利河谷原住民协会此前发布声明称,佩雷拉曾因反对非法捕鱼而受到威胁。

在亚马孙遇难,巴西原住民专家为何成为“高危职业”?

  查瓦利河谷地处偏远地带,位于巴西与秘鲁、哥伦比亚接壤处。在这里,犯罪团体、政府人员和原住民之间经常发生暴力冲突,而佩雷拉和菲利普斯的研究重点便是记录这些冲突。

  当地时间2022年4月6日,巴西巴西利亚,当地原住民进行“自由土地营”活动,呼吁加强对原住民土地权益的保护。图/CARL DE SOUZA/视觉中国

  据BBC报道,查瓦利河谷是滋生各种犯罪行为的温床。在这里,巴西政府鞭长莫及,盗猎者捕猎受保护鱼类,有人非法开采金矿,还有毒贩从秘鲁和哥伦比亚走私可卡因。近来,贩毒团伙在争夺该地区水道的控制权,暴力冲突有所加剧。

致力保护原住民的专家举步维艰

  原住民将佩雷拉视为他们的朋友和搭档。近期,在社交媒体广为流传的一张旧照片中,一群原住民拥簇着他,而佩雷拉正向他们展示笔记本电脑上的内容。一个孩子轻轻地靠在佩雷拉的肩上。

  “为了帮助原住民,佩雷拉付出了一切。”查瓦利河谷原住民协会前主席雅德·马鲁波说,“他甚至付出了生命。”

  佩雷拉在巴西亚马孙雨林消失前,正为一项极其艰巨的任务做准备工作。他计划在查瓦利河谷铺上一条350公里的小径,标记其西南边境,以防止养牛户侵占查瓦利河谷。

  这是他保护亚马孙雨林自然资源和原住民传统生活方式的其中一份努力。

  佩雷拉曾与其他三位当地非原住民一起,训练原住民巡逻人员使用无人机和其他技术,以及时发现非法行动,进行拍摄并向当局上交证据。在另一偏远地区,佩雷拉为他们指定了一项监控计划,以减少此处的非法捕鱼和盗猎行为。

在亚马孙遇难,巴西原住民专家为何成为“高危职业”?

  此前,作为巴西国家印第安基金会(FUNAI)的成员,佩雷拉一直在为保护原住民权益而奔波。不过,2019年,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上任后,本该致力于保护原住民的巴西国家印第安基金会有所改变。

  当地时间2022年6月7日,巴西巴西利亚,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在普拉纳托宫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图/IC photo

  美联社报道指出,博索纳罗上任后,巴西国家印第安基金会在保护原住民权益方面作壁上观,巴西政府更是毫无歉意地优先推动发展、忽视环境保护。

  一直以来,博索纳罗提倡利用原住民土地蕴藏的巨大财富,尤其是当地的矿产资源,并呼吁让原住民融入巴西社会(原住民自愿远离社会的选择受巴西法律保护),他也曾表示不再保护原住民土地。这些立场都与致力保护查瓦利河谷的佩雷拉背道而驰。

  事态发展至此,佩雷拉认为巴西国家印第安基金会已经成为他工作的阻碍,心灰意冷地离开该机构,开始担任查瓦利河谷的技术顾问,踏上了一条更加独立、但也更加危险的道路。

  据社会经济研究所智库与非盈利原住民联合组织近期报告,巴西国家印第安基金会大部分成员或跟随佩雷拉的脚步、选择离开该机构,或被分配到与保护原住民土地毫无关联的其他职位。此外,该机构还有许多专家都在尝试保护原住民权益时被辞退。

  而离开巴西国家印第安基金会后,包括佩雷拉在内的专家在犯罪组织面前更加脆弱。

  数十年来一直对亚马孙地区进行报道的记者鲁本斯·瓦伦特说,离开巴西国家印第安基金会,佩雷拉便失去其赋予的地位和权力,成为非法渔民眼中更脆弱、更明显的一个目标。

  随着案件调查持续进行,其前因后果逐步水落石出,但巴西政府与原住民的矛盾,查瓦利河谷的各种暴力冲突,或仍长期存在。在保护原住民的道路上,专家未来只怕举步维艰。

  新京报记者 侯吴婷

  编辑 刘茜贤 校对 吴兴发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96864512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